亦温文

别看了 我不是什么好人

看白白的衣服logo!




这期看到白白的第一眼!



我就想到了p2的网站!










【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像You Tube,大家就看个梗吧】










请大家去了解一下!



※R18网站 请小同学克制好奇心 保护祖国的花骨朵 从自己做起 从身边做起










【我搜索了下白白衣服上的单词,好像有双重的意思,结合白白这期的人设,很有意思】














因为我码了文 所以硬气的分享给你们!(鬼知道我就是为了分享给你们这个才坚持码了篇文x 


不 码文是对双北的真爱)







然后! 





p3是手指着鸥姐却看向何老师说情话的





撒·大猪蹄子·贝宁!



【双北/撒挨踢x何浮夸】


※梗来自Ban ci yuanAPP的首尾限定

※后三图只取了其中的一句话

※私设撒不是本期凶手

※含撒何现实向段子 注意避雷

※OOC 深夜产物 质量不保

※码不动 烂尾了 争取明天修改



【我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你的名字是?”】




<其实他和鸥K的房间里还有封信没被搜出来,那是一封匿名情书。>


撒挨踢站在门边把手中从门缝边捡来的信封翻了个面,黑色的信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摸起来很是舒服,四周还有着烫金的花边,有些不同的是信的封口处贴着一个与整体风格截然不同的粉色心形贴纸。

撒挨踢皱了皱眉心里疑惑,难道是鸥K新的小戏法?自从心机丢了她的想法就越来越摸不透了。

拿着信随意的坐在了离门不远的小台阶上,手指小心的从贴纸的底部一点点的撕开。

撒挨踢撇撇嘴,要是撕烂了鸥K又要说自己不在乎她,又是一顿踢。再说如果不是给自己的还能再偷偷放回去。


哼,我真是太机智了。

撒挨踢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个赞,信封已经被打开。


粉嫩嫩的颜色映入眼帘,他把信纸从信封中抽出,这个质感,很像酒店前台提供的信纸。撒挨踢心里已经几乎肯定这是鸥K写的了,可是当他翻开的一瞬间却发现和酒店印满樱花和心形图案的纸不一样,这张纸...

撒挨踢抽了抽嘴角,浮夸,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纸上遍布金色的花纹,只有中间空了一块,用金色的笔写着一段话



[ 亲爱的撒,你好

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见过面,但我在一周前对你的初见中,已经喜欢上了你,那时你靠在水吧旁,静静地喝着白咬了,你沉静的眼神,紧抿的嘴角,轻轻摩挲杯壁的手指,无一不令我着迷。

我纠结了一周,决定向你写出这封信,好让你明白我的心意。

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见面,但是别担心,我会让你认识我,并且喜欢我。

这封信我就不署名了,期待我们的相会 ]

在信的结尾还画了一颗心。


撒挨踢用力眨了下眼睛,不,并不是因为不相信。

这段字实在是太费眼睛了吧!简直比红加蓝的配色还伤眼!虽然字体还算工整…但是那刻意画出的花体字真的不会让观看者感到浪漫,甚至有的字还写到了金色的花纹上,根本看不清啊!

撒挨踢连蒙带猜的看出了大体内容,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撒挨踢手上一慌把信揣进了上衣内侧的口袋里。


鸥K进门正好看到他慌乱站起的身影,怀疑的眼光审视了一遍

“干什么了你,老实交代,又想挨踢了吧。”


撒挨踢挂你狗腿的笑,往屋里迎她

“嘿嘿嘿怎么会,我看你这么久还不回,正准备出去找你。”

“少贫,”鸥K白了他一眼,“你有认真给我找手机吗,我出去又问了一圈都没看到,先来给我按按肩膀,要酸死了。”鸥K往沙发走去,撒挨踢落后一两步跟着,暂时不去想口袋里有些不适应的信。


后来信被夹在了某本书里,再后来发生了甄巨想事件。



其实撒挨踢当时在水吧突然想起了那封信,想回房间再看一下,只是鸥K已经在房间了。然后事情就发生了,再然后,撒挨踢见到了何浮夸。


那个穿着暗金色丝绸外套(shuiyi),浑身散发着浮夸气息(youqianmeili)的,何浮夸。



撒挨踢努力演好自己给自己的人设,却一次次把目光望向何浮夸,然而每一次望过去,总会看到他嘴角带笑的看着自己,让人感觉他的目光从未从撒挨踢身上移开过。


终于在众人看完案发现场后撒挨踢找到了机会来到了何浮夸的面前,舔了舔嘴唇,忽略掉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感,目光认真的仿佛向学长告白的小姑娘,问出了那句话


“你的名字是?”








—————————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鸥K发现撒挨踢这两天很不对劲。知道了心机后,鸥K对撒挨踢说并不介意,虽然他接近自己是套路,但对待自己用的是真心。




只是自从甄巨想事件后,撒挨踢很明显的心不在焉,且经常对着借来的何浮夸的那条裤子发呆。




鸥K练腿的间隙第三次去看撒挨踢,他还是和刚才一样,对着电脑,屏幕上是她看不懂的代码,但是他的手指从他坐那的三分钟之后就没再动过一下!




鸥K停下运动,悄悄的挪到他的身后,看了看他的电脑屏幕,只见最后一行代码后面紧跟着的是




hefukua








鸥K顿时福至心灵,眼神晦涩的看向撒挨踢的后脑勺,咬了咬下唇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




“撒挨踢!”




看见他被吓了一跳还是偷笑了一声,撒挨踢反应过来无奈的转过身




“你又吓我!”




却在看到鸥K眼睛的瞬间仿佛被按住了暂停键,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鸥K皱着眉,问出了自从心机后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能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吗?你和我在一起,究竟是因为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害怕离开了我你会孤独终老?。”




“喜欢!”撒挨踢直视她的眼睛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但在鸥K沉默的目光中又心里没底




“或许…害怕…也有一小部分…”




鸥K看着他快低到地上的脑袋,沉默了良久还是叹了口气,坐到了床边上。




“你为什么从来没提过需要赔偿的一亿元?”




撒挨踢扣了扣手指,艰难的开口




“魏婚夫说…”




“大点声!”




撒挨踢下意识坐直清了清嗓子




“魏婚夫说何浮夸帮我…帮我还了。”




“你没有去感谢过人家?”




“啊?”撒挨踢迅速抬起头。




“人家帮你还了那么大一笔钱,你没有去找何浮夸表示过什么?”鸥K一脸不争气的看着撒挨踢。




撒挨踢有点跟不上鸥K的脑回路




“还…还没来的及。”


鸥K换了个比较轻松的姿势

“和我说说吧?你日思夜想的人,何浮夸。”



撒挨踢眨了眨眼睛,和现女友谈论刚喜欢上的另一个男人?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很奇怪吧!


可看着鸥K不像是开玩笑的神情,撒挨踢还是开了口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话一开口便像是宣泄出了什么东西,撒挨踢舔了舔嘴唇,接着说了下去

“看见到他的瞬间就知道是他,醒悟过来已经开始在考虑他的喜欢,对他只有最冲动的感情,而不是去想什么套路。”撒挨踢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是你教会了我爱一个人可以为她变成另一个人,可是对于他我只有毫无由来的托付感。或许…”他捏了捏手指,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了“嗯…或许,你知道…就是命中注定…”

“我明白了,我不是你想要的人。”

“不是…”撒挨踢还想解释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了。

“去开门”鸥K揉揉脸表示心累。


撒挨踢快速的走到门边拉开门,硬是被门外的人吓的后退了一步。

门外是正满脸笑容看着他的何浮夸,穿着同样是金色为主的西服。


< 这家伙是只金钱豹吗…但看起来还挺帅。>撒挨踢放飞自我的暗想。


“你好,我找撒IT。”

何浮夸正了正西服外套试图展现魅力

“我一直在等他来找我,可是没等来,只好我来找他了。”

撒挨踢咽了咽口水,把手从门把手上拿开,并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汗。


何浮夸又往里走了一步,好笑的看着想退但是忍住了的男人

“另外,一直没告诉两位,这房子的隔音不太好。”他看着疑惑了一下迅速就领会了自己话里意思的人。

“你偷听我的话!”撒挨踢涨红了脸气急败坏。

“不,是被动的倾听。不过,”何浮夸已经走到了伸手就能把对方揽入怀的距离,撒挨踢怀疑自己的心跳声太大才让他看起来更开心了

“我接受你的告白。”

“我我我才没有,你你你先离我远点。”


何浮夸正欲调侃就看到了一个直线飞翔的白色不明物

“哎小…”

“哎哟!”撒挨踢被砸的摸着后腰直跳。


“狗男男偷情不要在正宫面前好吗!我还没有瞎!”

何浮夸好笑的帮他揉揉腰,毫无歉意的说了句抱歉,让鸥K直翻白眼。


然后互相表明心意的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x




后来撒挨踢有问过鸥K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了他和何浮夸,在挨了一顿踢后鸥K解着手上的护手带,冷笑了一声

“在讨论的时候你有句话是所有的女人你此生都无法理解,那时候我就在想,和你在一起的就该是个男人。”

撒挨踢摸了摸鼻子感叹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可怕。





















※撒何RPS(现实向)小段子 注意避雷

※撒何RPS(现实向)小段子 注意避雷

※撒何RPS(现实向)小段子 注意避雷

























“何老板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

撒贝宁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台本,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别的,感受着旁边人的目光如坐针毡。

何炅不知为何也心虚的移开了眼,笑了笑又将目光转了回去,并且往他那边又挪了挪,手肘撑在沙发靠背上挑起了笑容。

“撒老师,有没有人夸过你穿正装有种禁 yu的美感。”尤其在穿着快要崩掉扣子的不合身的紧身衬衫的时候。当然这句话没说出来,只是把食指从他衬衫的第二颗扣和第三颗扣之间伸了进去。

撒贝宁唰的合上了台本,握住了他作乱的手

“何老师,你别又想录节目的时候走不动道。”

何炅干咳了一声,把手从他手中缓缓抽出,又静悄悄的把屁股挪的离他远了点。

“您继续,我只安静的注视你就好了。” 





※谢谢观看 欢迎指教


※提醒自己明天改BUG 虽然可能改了也不会更好




※p.s. mg词找了半天发现 这居然是一个不让提别的APP的APP

【元旦双北群贺文】不负天命

※撒班主x何二月
※Bug通篇,OOC严重,私设如山
※深夜产物,貌似烂尾了
※欢迎指教


——————————————————

“虽然我早年间年少曾经师从于他
但是
我跟撒老板学的是昆曲,可现在我扬名立万靠的可是京剧”


【“你喜欢昆曲吗”
“喜欢啊!”
“为什么”
“因为师父唱的好听”】

初次见到的那天,少年站在远离戏台的一角,呆愣愣的看着着台上的人衣袂翩飞,轻盈梦幻,身姿摇曳之中颦笑顾盼之间暗香浮动,听着他的妙喉婉转,声声像天籁,悠远清明,从未喝过酒的何二月竟有了些微醺的感觉,像是沉醉在这天籁之音中了。

那时的他还不懂什么是昆曲,只是觉得那咿咿呀呀的唱腔从台上的人传出格外好听,从而波动了他年幼心底的一根小小的心弦,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声声传递、叠加,直至这情感振聋发聩。

——————————————————

【“师父,您说我将来会扬名立万吗?”
“为什么想要扬名立万?”
“因为我想像您一样。”
“可我想让你变得更好”*】

你做到了扬名立万,也将会比我更好。

——————————————————

“何二月,只是当年年少懵懂时候一个让人心酸的名字,不提也罢。”

撒班主听到这话时心脏像是被攥成一团,他看向何二月的目光中包含着百转千回,而在何二月发现之前已经被那满身的傲气打散在四周。


【“师父师父!您听我这段腔!”

撒班主放下手中拿着的唱词,还未完全转过身便被一阵寒气惊扰的皱了眉头。

何二月未着大氅,头发上一层雪白,冻得通红却神采飞扬的脸上细看之下睫毛上还带着刚融化掉的雪花。
撒班主不发一言,把手中的手炉近乎强硬的塞进他的手里,拍掉他双肩的积雪后又为他扫掉了发上的白,刚才还被暖的火热的手现已冰冷。

“师父..”
“怎么不披件衣服就过来了”言语间已经将那个莽撞的少年带至屋内的火炉边。
“离得近嘛..没注意..”小声低语后又忽然想起过来的目的“师父!我..师父”何二月刚想向他分享自己刚练好的唱腔忽而看到他泛红的指尖,想到他刚才的行为心下一急就拉起他的手想把手中温暖的手炉塞回去,可撒班主轻轻推回去示意自己不用。

这暖炉就在两人手边推来让去倒让撒班主的手又升起了些暖意。
于是他干脆用双手整个覆上了暖炉同时也握住了何二月的手。

何二月愣神了片刻,紧张的动了动手指,然后被撒班主调整了下姿势更舒适的温暖着。

“来找我什么事?”撒班主微微低头看着这个正在窜个的少年。
“我..我..我..忘了..”无处安放的目光四处游离,耳边传来的笑声更让他窘迫。】

那时的撒班主又怎么会知道,少年心底已经滋生的别样情感。

——————————————————

“二月”“二月!”“二月..”
过去的十几年间,他曾无数次唤过我的名字,不知从什么何时起,我开始留意他唤我的语气和神态,或平静,或着急,或生气,或无奈,然后它们被印在我的脑海中,以致在以后无数次的梦回中,都依稀能听到他在耳边的声音。

——————————————————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听我何老板唱戏的人,一种是即将喜欢我何老板唱戏的人。”

嚣张跋扈,傲睨自若

“喜欢上的人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即将喜欢的人也离不远了。”

扇骨落在肩膀上的瞬间疼痛袭来,让撒班主条件反射的喊出声,而身后何二月的嘴角也再掩不下笑容。

【“绷紧”“别动”“这!”
合着的折扇不断敲打在何二月身上,所落之处让他咬牙绷紧身体,撒班主眼神锐利扫视着他的全身,甚至让何二月觉得那目光也像扇骨,只是所落之处是他的内心。

炙热的盛夏何二月穿着戏服拿捏着姿势,浑身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可同样在火球下的撒班主却像是感受不到炎热,连汗也没出多少。衣料虽已变成轻薄的纱料,但想他全身裹着一身白衣难免会感到闷热,何二月虽然努力支撑着不敢动但眼珠子却随着撒班主的身型来回转。

“师父..您怎么.....”近乎蚊蝇般的喃喃甚至连嘴唇都动的甚微。
“嗯?”撒班主正在轻敲他的小腿听到声音下意识反问,然而得来的却是一阵绷着嘴唇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撒班主被气笑般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扇子后宣布“行了,今儿先到这”

何二月恢复酸软的身体,跑到凉亭底下拿了两杯冰着的凉茶递给撒班主其一。

“你刚才想说什么”撒班主接过茶追问。
“我说,您怎么看起来不热呀”何二月见撒班主没有喝茶便也只是端着。
“因为”撒班主端起茶施施然喝了一口,何二月还以为他要说些什么诸如心静自然凉的话。
“我是你师父”
“啊?”何二月紧跟着想要送入口的茶再次被搁置。
而撒班主低下头仿佛对茶杯很有兴趣,继续解释道

“做师父的在徒弟面前要保持伟岸神秘嘛”

“噗”何二月被撒班主扫过来的眼刀止住了笑声,只是嘴角还在抽搐,他只能喝茶掩饰,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在外面带着笑意的看着自己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师父。
而这燃烧的空气仿佛也变的让人舒服起来。】


——————————————————

聚散离别,看不透这红尘滚滚
阴晴圆缺,数不尽那岁月悠悠*

“我没办法挣脱这个时代的束缚。”

何二月眼神黯淡,时光仿佛又飘回那个万物苏醒本应生机勃勃的春天。

【方寸大的戏院,何二月已经一个月没有和撒班主讲过话了,戏苑中人皆以为是这个撒班主向来宠爱引以为傲的徒弟犯了什么严重大错,导致撒班主不满至此。

而猜测并没有错,那日的酒后放纵后,撒班主和何二月三天未见一面,可方寸大的戏院,又能躲到几时。
何二月望着面前房屋内尚存的烛光,衣袖已经被攥出了无法挽回的褶皱。

他想推门而入,可是怕遇上他那静如止水的目光给出自己所想的最坏答案;他想抽身离去,可是怕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便再也没有交集。

他久久伫立,直至撒班主推门而出,何二月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撒班主没有意料到他会在门外,愣了片刻发现他像是已经站了许久,摩挲的手指不自觉变成了紧握。

“师父..”何二月抑制着情绪,可带出的颤音却还是将他的情绪暴露无遗。
“二月..”
“你我师徒二人,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吧,是为师对不住你”
何二月听着曾设想过的回答还是没忍住向前冲了一步
“师父..”
“二月”
撒班主的目光像是此刻的月光直投向何二月,而眼中所表现出的情绪却要比月光还要清冷。】

时代不能束缚住向往自由的灵魂和真心渴望爱情的心灵。


【何二月借着月光看清颤抖的手上满是鲜血,他本能想去找师父,可是他又想到那晚月光下他冷漠淡泊的目光,他害怕那双好看的眼睛又会用怎样的眼神看他,厌恶吗,愤怒吗,何二月不敢细想。

自远处传来的脚步容不得何二月多待,他仓皇失措的逃离,甚至来不及回头再看一眼他所在的方向。】

在以后的五年里,时间慢慢模糊了何二月的记忆,当年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封存在回忆的角落里,直到甄富贵的一纸书信,让这个角落再次被何二月看到,开始慢慢扫落了上面的灰尘。

——————————————————

撒班主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抚摸何二月曾经穿过的戏服,甚至有朵蓝色的绣花已经被摩擦的破旧,失去了原有的色泽。

他始终觉得对何二月的突然消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总是想起那个少年倔强的身板,清澈的眼睛,他对通缉令上所说的内容一个字都不相信,他无法控制的想如果当初回答另一种答案会怎样,他开始喜欢另一种结局。

所以当他再次见到何二月时,一声呼唤,简单的两个字根本表达不出他内心波澜的万分之一。
这个人,此生竟还有幸相见。

所以不管是何二月要把撒家班赶出梨园,还是回复曲终人散的寥寥几字,他始终有一股再重逢时的欢喜,而在内心深处,他始终是相信何二月的。


何二月不喜欢撒班主对待自己的态度,像是在了然的看着一个孩子肆意玩闹一样,甚至有时何二月会看到撒班主看向自己时眼中的丝丝纵容,他在他面前的跋扈张扬仿佛只是一层薄薄的纸,他不捅破,只是想给他一点可怜的自以为是的安全感。

这让何二月感到挫败,让他在见他之前好不容易堆彻起的心理防线、装出来的从容不迫全都消失不见

——————————————————


在甄富贵死后的第二天,撒班主拿着一封信去找了何二月。

何二月在得知他来后,脚步踱了好几圈,折扇在手中颠了又颠,坐下又站起,最终在喝茶稳定心神时,看到了撒班主,和他手中拿的东西。撒班主没有迈进门槛,只是逆光而立,伸手把信封递出。

何二月暗自咽了咽口水,口上依旧是借机嘲讽。

“撒老板亲自来,只为送封信?怎么,这信镶了金子,撒老板怕人抢去不成?”脚下却是半点不耽误往门口走。

“确实”

何二月挑了挑眉,正想嘲笑,却在看到信封时喉咙发紧,上面只有简单二字:二月

撒班主的手臂未动一动,他在赌,用自己维持了大半辈子的尊严。

何二月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接过了信,
他想要羞辱他,把信直接撕掉。

但是在接过的一瞬间,何二月看到了撒班主藏在身后依稀可见的紧握的拳头以及信封上清晰可见的汗渍。

何二月手指僵硬的打开,上书只有简单两行字,却让他低头看了近半盏茶的时间。

「曲终人散,散的是听客。」

何二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强迫他,让他抬起头直视撒班主的眼睛。他想要说些什么,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然而目光相接时,何二月能感到当初被尘封的情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出嫩芽长出花朵,甚至还有露珠挂在上面。

“师父..”
“二月”


“我们曾经紧紧相拥又背道而驰,还好最后我们没有辜负命运。”

—————————————————

...我想让你变的更好*:来源于蜘蛛侠3中小蜘蛛和铁人爸爸

...岁月悠悠*:来源于明侦官方爸爸的花田醉剪辑中

※结尾提供者:@齐穆熙 

※查收的总裁大人:@斯温和班尼 

—————————————————












※这是一个现实向的彩蛋,注意避雷



【元旦快乐】

何炅在录制完跨年的间隙掏出手机仓促的看了一眼却扫到了那人的祝福。

{元旦快乐}
嘴角挂着笑快速的回复
{老年人是过元旦,像我这种年轻人就是过新年}
犹豫了一瞬间还是把这句话打出发了过去。

【对】
何炅挑挑眉
【您今年可是过四岁了】

无防备的笑出声,挂满笑容的快速的打好后发送,神色轻快的仿佛刚主持完一场跨年疲惫不复存在。

{撒三岁半承让}

——————————————————



最后
祝各位18年快乐,然后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 头发茂密 永不肾虚!
(↑shenjingbing)

只能对我笑【沙李小段子/甜/OOC】

李达康看着那人笑的春风得意的脸,眼里怎么看心里怎么不是滋味。听着沙瑞金和田国富谈到有趣处朗声大笑,李达康忍着心底的不爽,脸上撑起笑容和面前的人打着语言转转。


“达康书记,你今天情绪好像不太对啊。”

“啊?我能有什么不对。”李达康随口应道。

“你和沙书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李达康心里一惊,难道他们两人的那点秘密让这个人看出来?面上依旧波澜不惊。

“你是指?”

“达康书记你总是往沙书记那边看,是不是..”听着他的话李达康这才放下心来,从容的笑笑回复他“没有,只是沙书记今天早晨说有个案子要跟我说一下,现在还没来得及讨论,有点放心不下。”

“喔这样啊,达康书记你还真是勤政爱民啊。”
李达康摆摆手笑笑。



这边的田国富看着不住往那边看的沙瑞金揶揄打趣道“沙书记,您~能看得见我吗。”

沙瑞金白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回了那边。这个李达康,和别人聊的那么起兴干嘛,不赶紧过来多在我这一把手面前晃悠晃悠,和别人聊还笑的春光灿烂的。

按耐不住的沙瑞金干脆一拍沙发扶手站起来向李达康那走,田国富只得一脸认命的跟着。

李达康觉得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回身一看正是沙瑞金站在了身后,敷衍的对他笑笑叫了声沙书记。

沙瑞金一看,郁闷了。明明平时见我笑的像个狗腿一样,现在这是怎么了。

“达康同志,你跟我来一下。”

李达康心里哼了一声跟上他,刚走到拐角处就迎来了一个猛烈的吻。一吻毕,沙瑞金舔舔嘴唇问他“怎么了?不高兴?”

李达康微微偏了偏头“你和田国富同志聊的不是挺开心的吗”沙瑞金哑然失笑,捏了捏怀里人的腰“我那不是谈到你了嘛,只有你才能让我那么高兴。好了,不生气了。倒是你,”沙瑞金语气一沉“没有我你倒是笑的挺开心。”

李达康别扭的嘟囔“官场奉承嘛..还不是因为你..”

“你只奉承我一个人就够了。”

沙瑞金撂下这句话又亲了他一口,两人身边的粉红色却是经久不散。


————————————

感谢阅读。

搂腰【小段子/甜】(又名今天的孙区长被怼了吗)



“问题得不到落实,群众的意见你不重视那你这区长趁早别干!同样的问题,你一次次让我提醒!口头上答应的挺顺畅!你干的事呢!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水还是水泥?”

沙瑞金在门口就听到屋内人暴躁的声音,提起嘴角浅笑的摇摇头索性也不敲门直接开门进去了。

那人站在窗前,西装包裹着的腰看起来纤细修长,夕阳的余晖正好洒在他的身上,一瞬间沙瑞金有种这人将要乘着光消失的感觉。他有些刻意的轻手轻脚的走向他。

“你放屁!”
这声音让沙瑞金脚下顿了一顿,但还是没有阻碍他干接下来的事情。

“我告诉你孙连城,你再这么懒政不作为,白吃干饭!你就真的给我滚回家,抱着你的望远镜哭去吧!”撂了电话,训斥完的李达康觉得心里又窝了一团火,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去找他的茶杯突然感觉腰间有双手搂住了他,随即把他拉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李达康险些惊呼出声,正想往后扭头,肩膀上传来了重量,沙瑞金把下巴搭在他的左肩上,嘴角带有笑意的看着他的侧脸。

李达康竟有些失神。

沙瑞金看着他没忍住笑了一声,李达康没好气的说了句“你笑什么”

“笑你啊,每次都被自己的部下弄的火气冲天,这些问题又不是训斥两次就能解决的,还是得真正处理一批才能解决。倒是你,不值得气坏了自己”腰间的手趁机摸了两把。

李达康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没办法吗,你怎么突然来了。”说着往身后人的怀里又靠了靠。

“今天工作结束的早,来看看你。顺便约你出去吃个饭。肯赏脸吗达康同志。”

李达康呵呵笑一声“沙书记的话哪敢不从。那走?”

沙瑞金紧了紧抱着腰的手臂,头在肩膀上蹭蹭。

“不急,再抱一会。”

金色的阳光依旧照耀着,不过这会儿,笼罩的是两个人。

———————————————————————


感谢阅读。